“掉进短期逐利陷阱,民企难逃生天” |澳银分享

日期:2018-10-17

文章编辑:灵敏

1.jpg

差异化与均衡化投资坚守者



编者按


这么多年,第一次看到如此多的民营上市公司控股股东如此狼狈,已经远远不是市场信心崩溃的问题,而是民营上市公司的基本面已经实实在在的整体恶化。作为行业领导者的上市公司状况如此,民营经济整体状况可见一斑。




   2.jpg

一、民企困境,30%源于外部客观因素,70%源于自身主观因素


近来关于 “民企的困境、民企的焦虑”等话题再次引发社会热议,这是近年来起伏不断闯入公众耳边的话题,但这一次似乎更为强烈,不仅巨幅冲击了国民经济更可能在国际范围内引起连锁反应。

数据显示近期中国资本市场的股票质押率突破历史高峰,更有近千家占沪深两市30%的民企面临爆仓的危险,在股票市场持续下跌的情况下,形势着实危急。据如是金融研究院统计最新统计:“如今中国股票质押的总体市值高达4.9万亿元,股票质押爆仓的债务危机,将成为外部人低价接盘上市公司控制权的机会;年初至今,158家公司大股东股权进行了转让。”

小编采访了公司董事长熊钢,关于民企困境的看法及建议。熊钢首先谈到,这么多年,第一次看到如此多的民营上市公司控股股东如此狼狈,已经远远不是市场信心崩溃的问题,而是民营上市公司的基本面已经实实在在的整体恶化。作为行业领导者的上市公司状况如此,民营经济整体状况可见一斑。中国的民企陷入困境是由内外两个因素共同造成的。其中内因是主要原因,他认为以传统行业为核心的中生代上市企业,经过多年高速增长,弯道超车式的增长模式已经走到尽头,而技术积累,尤其是原创技术、核心技术、底层技术的积累方面缺乏耐心和远见导致的后遗症已经显现,企业普遍缺乏明确的可持续增长方向和动力;而企业控股股东则盲目逐利,追求眼前利益,将大规模股票质押资金投资于主营业务以外的领域诸如投资金融产品、投资地产等以获取投机性收益。在企业外部,国家税收环境的不稳定、创新环境的不明朗,上市企业的透明度成本、治理成本十分高,造成企业的税务负担、社会负担极重;加之产业梯度转移不足,产业基础薄弱,技术创新难以得到实现,竞争市场的角逐又相当激烈、变化多端,使得企业难担重负,陷入困境的深渊。


3.jpg  


二、中生代民企正濒临全面崩溃险境,更多希望寄托在新生代企业快速成长


中生代产业毁灭式打击和休克式出清的现象造成的影响是难以预估的,濒临全面崩溃险境,而以新模式新创意为核心的新生代产业目前尚不能全面接管市场,这样的断层期是前所未有极其关键的时期。中国经济发展的接力棒更多寄托在新生代企业的快速成长上,而新生代企业的成长也并非乐观,唯恐赶不上某一班车,争先恐后抢占“所谓的先机”,闯入一个又一个“风口”,无可厚非这使得中国的模式创新走到了世界前列,出现了微信、支付宝等这样优秀的应用;但它需要长期的积累:技术研发需要持续投入,管理升级需要时间酝酿,产业环境需要土壤培养,才不至于重蹈中生代的覆辙。 

在现今“国进民退”谣言四起的时期,用国有资本来约束企业实控人短期逐利的行为是不可行的。市场的问题让市场解决,制度的问题则让制度解决。民营经济实质是自由经济,而国有资本是威权经济,威权经济这条路是必然走不通的,历史不能倒退,只有让市场回归市场才能发挥出特色,也才能遏制逐利行为。国家应该稳定好外部环境,让市场宽而持久、有的放矢。


三、坚持可持续的公司治理是民企正本清源,回归增长轨道的关键


 熊钢认为澳银资本所坚持的“秉持可持续成长,避免短期逐利的企业治理原则”可供大家参考。具体包括:第一,任何时候保持现金流安全;第二,寻找可持续性发展的方向和动力,培养以技术创新为主,模式创新为辅的可持续性增长素质;第三,秉承契约精神、公益精神、商业伦理等企业家精神,不忘初心,做企业力所能及的正事!

      -END-


4.jpg



关于澳银| 新闻资讯| 经典案例| 投资诠释| 联系我们| 招聘中心|

深圳市南山区高新南九路深圳湾创业投资大厦31层 联系我们:0755-26428841

版权所有© 深圳澳银资本管理有限公司

访问手机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