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C基金:规模or收益率?独角兽or精准型?|澳银分享

日期:2018-03-29


 差 异 化 与 均 衡 化 投 资 坚 守 者




来源|劝业讲席所/洞见资本

文章编辑|Tra西


独角兽有赚钱的项目,甚至也有赚钱的基金,却很少有持续赚钱的LP。因为管理规模的扩大,几乎无可避免的,会降低基金的收益率。



1 PE行业历经黄金时代



过去这十年的时间里,私募股权投资行业一直是一个位于金融圈鄙视链顶端的存在,无数加入金融业的年轻人也都以进入PE/VC圈作为自己的人生目标。


宏观数据也似乎在印证这一点,根据基金业协会的数据,截止至2017年6月底,股权投资基金的实缴出资总规模为5.83万亿元。


当然,众所周知,私募股权投资基金的“实缴出资”含有不少的水分,但保守而言,说整个中国私募股权投资行业的总规模超过3万亿元应该算是个相当靠谱的结论。


而2010年前后,整个私募股权投资行业的总规模只有2000亿元左右,短短七年间,行业总规模膨胀了15倍之多,并且还在加速增长。


这样的增长速度,不要说与金融行业中的其他细分领域进行比较,就算放眼整个国民经济中的所有产业都可以说是鹤立鸡群,除了互联网等少数明星,大部分行业根本无法想象这个级别的增长速度。



2 繁荣的背后是否真如表面般风光?



繁荣的背后往往蕴藏着危机,PE行业同样也不例外。


中国PE行业在过去十年里的超常发展,其实跟这个行业赚钱与否没有任何关系,跟这个行业从业者的努力也没有太大关系,真正的原因是过去十年里中国持续的货币超发。


数据很容易说明这一切,2010年年末,中国的M2规模为72.85万亿,而2017年年末,中国的M2规模已经增加到了168.78万亿。


十年间增加了将近100万亿元,虽然增加的货币大多数流向了银行间市场以及房地产行业,但是PE行业依然享受到了一小部分的溢出。


尽管在增加的货币总量中所占的比例并不大,但对于初始规模很小的PE行业来说,这一点点溢出的效果已经是无法承受的幸福了。


事实上,过去这几年里,监管环境对于PE行业始终是非常友好的。


尽管遭遇了IPO的多次暂停,但是在资金端,国家一直在鼓励各类资金进入股权投资、创业投资领域。


各地方政府、央企、银行、保险公司陆续得到了政策性的松绑,得以向PE行业注入资金,政府引导基金、央企、地方国企、保险公司成为各类LP中的绝对主角。


正是通过这些渠道流入的货币供应,支撑了PE管理机构、从业人员以百倍的规模快速扩大。而这些,和PE行业本身的“赚钱”效应几乎都是毫无关系的。




3 备受追捧的独角兽能否真正赚钱?



不管是不是这个行业的从业者,所有人都听过很多故事,孙正义如何坚守阿里14年赚到了几百亿美元,朱啸虎如何点石成金投中了N个独角兽。这些神话一样的故事激励着一代又一代的LP慷慨解囊,也是每一个PE/VC从业者念兹在兹的梦想。


可见,PE行业对独角兽的追求有多么狂热了。以规模论成败成了一种趋势,真正做精品的却只是少数


在当前繁荣的假象下,LP不得不关注一个重要问题:备受追捧的独角兽是否能为LP带来持续收益?




独角兽有赚钱的项目,甚至也有赚钱的基金,却很少有持续赚钱的LP。因为管理规模的扩大,几乎无可避免的,会降低基金的收益率。




更大的管理规模意味着需要投更多的项目,或者更大的项目,项目更多往往意味着成功的概率会降低,更大的项目意味着风险更集中,任何一个失败的项目都可能是不能承受之重。


能在扩大规模的同时保持同样收益率的机构几乎不存在,这一点不仅是国内的鼎晖、达晨、深创投们做不到,国外的黑石、凯雷、KKR们也做不到。


纵观PE行业的发展,不难发现,每个PE机构的早期的“赚钱”效应都是非常明显的,大部分可以持续存在的PE机构的前几支基金的收益率都是最优秀的。


这很容易理解,前几支基金的收益率不行的机构基本也不会有后来的基金了,这里多少有点幸存者定律的影响。


以弘毅为例,其前三期基金里出现了石药、中联重科这样的明星项目,基金的收益率也十分诱人,于是才会有后来的大规模基金陆续发行,整体管理规模也急速膨胀到400亿。



后记:未来精品VC/PE与独角兽并存



在股权投资行业井喷式发展的今天,当历经考验的其他老牌投资机构纷纷向右走向“独角兽”时,作为差异化与均衡化投资坚守者,澳银资本初心不变,更加坚定的独自向左,继续致力于成为精准型VC,不羡规模但求精细,不追风成为独角兽但愿为出资人带来长期持续稳定的较高收益。 




因为我们相信未来精准型VC/PE与独角兽在PE行业是并存的。精准型VC/PE是能够真正带来持续收益的。




澳银资本5支核心人民币基金,投资40个左右项目,10个IPO/并购上市,IPO率20%,预期有效退出率85%左右。可见,虽然基金规模都不是很大,但澳银资本却是秉承专业化的理念在打造精品,为投资人创造持续的较高收益。


澳银资本在每只基金中都作为基石投资人,自有出资比例接近30%,这远高于市场的出资水平。


出资比例越高,杠杆比率就越低,就越跟出资人的利益一致。澳银资本将自己与LP的利益紧紧捆绑在一起,使其真正和LP站在一起。


在基金投放模式上,澳银资本也不主张把资金一次性全部投在一支基金里,而是分几期投入。


假如设定四年为一支基金的本金回收期,澳银资本希望每个合伙人能分四期投进来,第五年的时候,第一支基金的收益就开始滚动到第五支基金,如此达成一个滚动的收益。


滚动收益是可持续的,也是复利的。这个叠加的收益既有现金的回笼,又有投资者的不断追加,这样的话,资产就可以实现它的复利。


正是有这样的创新投资策略带来的持续较高收益,澳银资本才成为LP持续的选择。在新成立的基金中,有80%以上的合伙人为澳银资本多年的基金投资合作伙伴,他们认可澳银资本的专业化和精品化观念。


“这样的退出率,在风投界,我敢说没有第二家,这就是我们精准干预的结果。”澳银资本创始合伙人、董事长熊钢如是说。



早期发现,提前布局,精准干预,整体收益,是澳银资本的投资逻辑。



 

澳银资本认为要成为未来的顶级风险投资机构,不但要有强投资判断能力,还要有强投资干预能力。


所谓干预,就是人工地介入一些本不该做的事情。澳银资本的干预法则分为正向干预和反向干预,兼有服务和管理的特质。

 

正向干预手段分为金融治理和公司治理。在金融治理过程中,澳银资本帮助企业再融资,提供金融资源,打通资本市场,使企业在金融市场变现,从而实现更高的金融价值。公司治理则是在公司的团队、制度、流程,甚至业务重组上给企业建设性、预见性的意见。

 

在熊钢看来,创业团队的管理经验只局限在一个企业,而作为基金管理机构,一年就要接触十几个企业,在治理深度、广度上的认知都会远远高于创业团队。


因此,正向干预实际上是对于创业公司的价值提升,而反向干预,目的则是控制风险。


精准型VC/PE不以规模取胜,而是秉承专业化和精品化的出发点为LP服务,致力于为LP带来持续高收益。


与之相适应,未来LP也会朝着机构化、专业化和长期化的方向发展。资本结构将由GP的核心资本、政府引导基金等稳健资本和高净值个人的套利资本组成,得到不断完善。


注:文中的PE行业指广义范围内的PE;

      文章修改自劝业讲席所原文《濒临衰亡的PE》。


关于澳银| 新闻资讯| 经典案例| 投资诠释| 联系我们| 招聘中心|

深圳市南山区高新南九路深圳湾创业投资大厦31层 联系我们:0755-26428841

深圳 · 北京

版权所有© 深圳澳银资本管理有限公司    粤ICP备16036026号-1

访问手机网站